游戏>>资讯

当网红其实不容易:月入200万 还是很焦虑

来源:

截至笔者发稿时(1月16日下午20时),《舰娘国服》的官网访问仍然十分缓慢,”提督“们针对官网的攻击仍在持续。在百度贴吧,“舰队collection”吧经过几次封禁与解禁后,目前仍然处于封禁状态,于是一些贴吧用户将阵地转移到了其他相关的贴吧。而在“舰娘国服”吧中,一些玩家们正在展开爱国与侵权之间的大讨论——如同之前的一些网络事件一样,总有人会把涉及到日本产品、游戏的事件引到“爱国”这个话题上,从而让人忽视背后的“侵权、山寨”行为。


作为6月最受期待的重量级手游,《侏罗纪世界》在手游画质方面有着革命性的提升和超越。游戏采用了 4K 级别的分辨率让每名玩家都能在手机上体验最高精度的游戏体验。游戏采用了模拟全景(Simulated Panorama)技术。在主页面上不止可以看到列车行进,水流移动,甚至连每只恐龙的位置、动作都可轻松查看。而为了让每只恐龙更加栩栩如生,游戏为全部57只恐龙都进行了骨骼模拟(Bone simulation),让恐龙身体的主要关节都可以自由伸展,让恐龙的每个动作更加活灵活现,侏罗纪时期的大生物仿佛就生活在你的手机中。


而这也是设计者对游戏提出的至关重要的一个点:《守望先锋》必须是一场从心理和大脑对战的游戏。这也是暴雪主席兼在创立人Michael Morhaime给公司每个人定下的目标——“一场从心理和大脑对战的游戏”。Kaplan还补充说:“有两件事是我们最想达成的——创建新的世界并让玩家乐在其中,成为世界中的一个英雄角色。从很多地方都能让玩家有这种念头,游戏或是游戏的宣传片。我们希望人们觉得‘这游戏好酷。’不管这一想法来自何处,我们就像成为游戏中的一员。


随意挥霍的青春总是很短暂,还没等《燃烧的远征》开放,我们的大学时代便戛然而止。工作把我们分割开来,生活的忙碌和艰辛使得我们在游戏里重聚的愿望在此后的八年间都没有实现过。我们渐渐卸下了沉重的板甲,扔掉了厚厚的盾牌,舍弃了锋利的匕首,走出暮霭沉沉的荆棘谷。穿上西装,打好领带,拎起公文包,挤上公交车,穿梭在鳞次栉比的楼宇间。即使周末偶尔上线,也不会像从前一样追求副本的进度、装备的升级和金钱的累积,只是一起蹲在十字路口的甜水绿洲钓变异鱼,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彼此的生活:生意怎么样、老板好不好、孩子闹不闹、工作累不累,偶尔也会回忆起当年在一起玩游戏的时光,各自诉说着当初犯过的蠢,笑闹一番,便挥手告别。又过了几年,我们纷纷结婚、生子,《魔兽世界》对于已经30岁的我们来说,虽不曾离开,却变得越来越遥远,只剩斑驳陆离的记忆让我们凭吊。


Jacques-Belletête指出开发者在创造自己的世界观时应该在更大的跨度上寻找灵感,不要只局限于游戏作品。“眼界可以放远一些,比如说影视作品。我发现我们的游戏同质化太严重了。作品冒尖儿的原因总是不在内容层面上,或者压根就不冒尖儿。可以去找点跟你想做的内容压根看不出有什么直接联系的内容,比方说地下艺术作品展览、后现代主义艺术之类的。这样你才会迸发出前所未有的新点子。”